染_德

整理到最后,就想把能删除的账号全都删了……宁愿重新建一个。然后就发现,没有什么ID是你删了以后就活不下去的,网络这种东西,有的时候真的虚的可怕。
真正在意的东西,比如爹妈的手机号,换了哪里的设备,都能打过去…

火锅店名字这么难记也是挺难为我们的23333

失落的时候,迷茫的时候,一听Taka的声音立刻对生命充满了希望。

再见啦小椰子,美好的俩月我会记得。但是我们真的不合适。过分焦躁不如放弃,就当个普通的聊友就好。

我表现的不喜欢任何事物,因为我很少得到过我想要的。

20160515

低血糖发作的瞬间忽然异常恐慌,租户一个也不认识,我只能尽全力先去打开房门…以防我晕死在屋里的时候至少他们出来还能看见。没有任何力气发出声音,呼吸都拼尽了全力。然后一个人像瞎了一样摸着窗蹲下,耳鸣大的我听不见其他的声音。我一直想着不能晕,晕了他们什么时候发现我也不一定,明天还要上班,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模糊的在脑海里迅速的飘过……然后逼迫自己放缓呼吸.
失明了很长一段时间,也许也不是很长,只是因为看不见和全身的麻痹觉得度过了很长的时间。耳鸣渐渐的从汽笛一样尖锐的轰鸣变成仿佛夏日里的蝉响。视觉和身体也恢复了一些。稍微推了推门,把门虚掩着,我还不太敢关。只是不想让租户看见并产生惊慌或者厌恶的情绪。
就这样蹲坐了许久,仿佛思维和时间都停止了。
我想我大概没发像我想象的那么淡定,淡定去接受自己的慢慢死亡。其实我很怂,还一直觉得自己一定可以挺过去一切,没什么大不了。
又认清了自己多一点,也少了一些狂妄。
我并不如我想象的那般优秀,或许别人眼中的自己更接近我的真实状态。而我庆幸我意识到了…在我没真正晕死在自己房里那天之前。
我还有机会改,我还能向真正的我所盼望的强大自我靠近。

20160331

在面包店消磨时间等面试,走来一个戴着印花帽子的老爷爷。他在面包台前站了很久,店员问他是否需要面包,他说他只想要一小块。店员说,是六块一起卖的,不能拆开。要是想吃可以给老爷爷吃一块的。后来老爷爷买了一袋,坐在角落慢慢的吃,一个人,呆呆的吃。
店员后来还问他贵庚,半天,他才听见,然后沙哑的说,80多了。
再后来,我就没注意了,直到老爷爷走出店门,店员喊了一声:老先生!生日快乐!
我才知道,老先生自己来蛋糕店过生日…八十多岁,腿脚不利索,耳朵眼睛也不好…这么独自一个人走来给自己过生日。
忽然想到,待我老了,是否也是这幅光景……

20160304

朋友在北京,那天微信聊着聊着,我说,我想去上海找找工作。我知道这么忽然辞职去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找工作挺有病的。内心其实还是有些举棋不定,对自己也没有特别大的信心。万一找不到工作,那还是要回来的,还辞掉了一份上市公司的工作…怎么想都在赌。
她没说什么大道理,就说年轻好好闯荡下没什么,钱没了还没找到就回去,然后给我转账了一千。我没有点接受,我知道她其实没比我好多少,我们俩都是穷鬼。但是当时的心一下就安了,觉得我还有个挂念我帮我的人。死不了。
我开始计划去上海,全身充满着力量。从开始的几乎放弃,到现在的充满力量…就在那么短短聊天之后。

有时候人生真的,改变就那么一瞬间。